主管:中共渠縣縣委 主辦:中共渠縣縣委宣傳部 網站熱線:0818-7204697 QQ在線留言 繁體中文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頂右小廣告
最新文章:  

您現在的位置:渠縣新聞網 >> 文學藝術 >> 渠縣文學
寶山埋忠骨 英魂歸故土
——于桑前輩八寶山骨灰遷葬儀式后記

作者:郁松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2日 點擊數:

  2019年6月6日,京西八寶山革命公墓,細雨紛飛,松柏蒼翠,莊嚴肅穆。原中共中央委員、公安部原常務副部長于桑前輩的骨灰從八寶山革命公墓骨灰堂遷葬至墓區安葬。

  遵照生前遺愿,從四川渠縣家鄉帶來的兩抔泥土灑在了骨灰盒上。老人家入土為安,魂歸故里。

  作為老人家的族中晚輩,我應邀參加了這一簡樸而莊重的儀式。

  肅立墓前,我代表渠縣家鄉人,深深地三鞠躬并獻上鮮花,向老人家在天之靈致敬。紛飛的細雨中,我思緒萬千,感概不已…

  來京之前,我從渠縣文化名人傅昌志先生那里得知幾年前他在云南參加一次全國聯誼活動時的巧遇。來賓中恰好有于桑前輩生前最后一任生活秘書傅鐵山老人,得知傅先生來自老首長的家鄉四川渠縣,老人激動不已,接下來那幾天里,天天拉著傅先生聊老首長的故事,稱其是一位“傳奇人物",并表示"想到于桑故里看看。"

  時隔多年,一位垂暮之年的老人在外偶遇曾經為之工作過的老領導的家鄉人,如此動情的反應和表現,充分說明了這位老領導的傳奇與魅力,這讓我萌生了為家鄉人寫下一些文字的念頭。

  而頭天晚上,公安部大院里的一幕也令我為之動容。

  當時,老人家的兒女取出父親退居林下寄興詩書時的一枚私人印章。醮泥蓋上,"宕渠于桑收藏"幾個鮮紅的篆字躍然紙上,猶如一顆火紅的赤子之心在我眼前跳動閃耀。

  刻有“宕渠于桑收藏“的印章

  宕渠,渠縣的古稱。公元1917年6月13日,農歷端午節,于桑前輩(原名郁朝貴)就出生在渠縣豐樂場的郁家灣(今渠縣豐樂鎮光輝村八社)。

  老人家從未忘記這片生養自己的土地,始終以宕渠人自居為榮,這方鮮活的印章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片古老忠勇的土地,也似乎冥冥中注定與他有著某種神奇的緣分。

  這里,曾經生活著一群尚武勇健的原著民--賨 ( cong)人,他們對中國歷史的進步,尤其是為大西南的穩定和鞏固,作出過鮮為人知的貢獻。三千多年前,著名的牧野之戰中,三千賨人充當先鋒,他們載歌載舞視死如歸的氣概令紂王前軍倒戈,八百多年基業的殷商王朝隨之灰飛煙滅。

  據考證,“宕渠”一詞中的“渠”字,就是指寶人勇士手中蒙上虎皮的木制盾牌。

  如果說,電視劇《亮劍》中,李云龍象征著歷史戰場上中國共產黨那柄沖鋒陷陣奪取江山的利劍,那么,歷經中共各個保衛時期、曾作為毛澤東主席親自選定的中國公安干警的代表,連續當選三屆中央委員的于桑前輩,則可當之無愧地稱得上那面肅敵鋤奸、鞏固政權堅不可摧的盾牌。

  盾牌,這看似偶然的巧合卻有其內在的必然。因為老人家生命里流淌著地域文化的血液,軀體中涌動著鄉土風云的英魂。正是雄渾浩蕩的巴山渠水鑄就了他膽大心細、忠勇剛毅的筋骨靈氣,賦予了他從事安全保衛事業不可或缺的天生特質,最終成就了他風云無邊的人生傳奇。

  然而,自從14歲離鄉做學徒謀生,兩年后參加紅軍投身革命,直至92歲高齡逝世,老人家再也沒有回到家鄉渠縣,回到郁家灣。

  難道是辛酸的童年記憶疏遠了回家的距離,抑或嚴峻的職業生涯淡漠了思鄉的人之常情?

  當然不是。熟悉他的人都說,他鐵骨柔情, 俠肝義膽,赤誠待人,寬容為懷。這樣一位有著超乎常人的堅韌和豁達,對黨、對國家赤膽忠誠、無限大愛的人,何況之于生養他的故鄉?

  首先,他是一個內心情感從不輕易流露的人。在人們的記憶中,他總是不茍言笑,沉默寡言。然而,不掛在口頭,不表現在臉上,不等于沒有感情,也不說明內心情感不夠摯熱。正如,他對自己恩愛終生的伴侶,從未說過一個“愛”字,卻體貼嬌寵。對兒女孫輩,很少說話,卻舐犢情深。周恩來總理說他“這個人什么都不在乎”,他卻對自己畢生從事的公安事業充滿眷戀,寧可放棄升遷的機會,也不愿離開。

  其次,敏感的職業和特殊的使命,讓他無暇他顧,與家鄉總是難舍難近。

  延安時期,年僅20, 經歷了三過草地、命懸一線的生死考驗的他,率騎兵排在三十里鋪護送身陷險境的周恩來,立下大功,被安排到中央黨校和馬列學院學習。英姿勃發的他,寫信給失去聯系多年的家鄉報以平安。寄來的八路軍戎裝照,至今還保存在郁家灣親友家。

  三十年代末在延安,左三。

  解放初,30出頭的他出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公安部一處處長、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在這個新中國的公安前哨陣地上,肅反清特,書寫了偵破“一雙繡花鞋”之類敵特大案的霧都傳奇。他氣字軒昂的形象,威嚴犀利的目光,令《紅巖》中那個驕橫殘暴的徐鵬飛(徐遠舉)望而生畏,膽戰心寒。也是這個時期,他曾離家近在咫尺,為偵破敵電臺案,赴距渠縣僅幾十公里外的達州,卻重任在肩,無暇脫身回家看望父老鄉親。

  1955年,年僅38歲的他從全國優秀公安局局長中脫穎而出,北上中南海,任中央警衛局副局長。三年后,在公安部治安局局長任上,主持制定了共和國第一部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第一部交通管理規則、第一部派出所工作條例、第一部刑偵工作條例...,"為我國治安工作建設和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今天,中國被公認全世界治安最好的國家之一,離不開他當年開創性的貢獻。

  文革浩劫初期,處于政治風暴中心的公安部,他是唯一留任的老部長。因抵制部長謝富治“砸爛公檢法”的口號,生性剛直的他,很快還是難逃一劫,被下放至黑龍江北大荒農場勞動。1969年3月,中蘇珍寶島兵戎相見。國難思忠良,4月,周恩來總理緊急召他返京,當面告知他已當選正在召開的中共九大中央委員。從此,在那個非常時期,在那個關鍵位置,他挑起了支撐中國公安危局的大梁。那段時期,周恩來總理指示公安工作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交于桑同志去辦"。

  1973年9月1日,北京機場,陪同周恩來總理迎接到訪的法國總統蓬皮杜(后排中)

  他是那時中國警界人人皆知的刑偵專家,領導偵破了一大批大案要案,也由此成了那個年代最富傳奇彩的公安人物,社會上風行一時的手抄本《于飛下江南》就是以他暗喻,還有一本更是直接以他名字命名的《于桑破案》。

  作為中方安保負責人,他參與接待基辛格秘密訪華、主持制定了萬無一失的尼克松訪華安保方案、行進在前往長城的尼克松車隊最前列,見證了中美《上海公報》發布這一歷史性的時刻。

  1971年10月25日,與秘密訪華的基辛格握手道別

  1972年2月21日晚,出席歡迎尼克松訪華國宴(后排左一)

  在那個特殊的年代,為了國家的安全,人民的平安,他忍辱負重,殫心竭慮,為國為民,家且不顧,何以還鄉?

  文革結束,作為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他協助時任中央組織部部長的胡耀邦撥亂反正,平反冤案錯案;他率領“兩案”調查組,夜以繼日地奮戰,為其后歷史性的審判提供了鐵證;作為武警籌備組組長,他為中國武警部隊的恢復創建付出了心血;他力主恢復情報偵察工作,建言獻策設立國家安全局(部)。此時的他,回鄉的路,依然漫長。

  上世紀80年代中期,與胡耀邦在山東偶遇

  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他回到當年戰斗過的川陜蘇區首府巴中,離家鄉僅百余公里的地方,參加完紀念活動后,準備踏上等待了60多年的回鄉之路。誰知臨行前,突遇公路塌方,未能如愿。

  多年后,家人在他詩集的扉頁上,發現他用蒼勁的筆鋒書寫下的兩句詩:“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這本是唐朝韓愈抒發官場受挫被貶他鄉、故園難離的壓抑蒼涼之情,此刻成了他回鄉不能失落之極的內心真實寫照。恰恰正是這看似無意間的一筆,流露出老人內心深處無處訴說的思鄉之痛。

  七十多載歲月帶走的是容顏的變化、姓名的更改,不變的是濃濃的鄉音。他意志頑強,睿智過人,一生好學不倦,卻始終鄉音難改。到了晚年,這種情況越發明顯,以至于家人都幾乎聽不懂他的話了。也正是因為難以聽懂他那濃重的渠縣口音,曾給他和美國黑格將軍商談尼克松訪華事宜做翻譯的章含之在回憶中"抱怨"說這是其職業生涯中最困難的一次。

  鄉音不改,鄉情難收,那是歲月帶不走的一份人生烙印。他畢生最愛聽的是家鄉的川戲,最愛吃的還是自己親手做的家鄉的飯菜。

  他是一位四海為家的共產主義者,身上傳承著中國士大夫的道德風骨,頭腦里卻沒有了衣錦還鄉的封建傳統觀念。在他看來,革命是為天下勞苦大眾得解放,不是為了個人當官發財,也不是為了光耀祖宗,惠澤桑梓。因此,他沒有刻意回家的那一天。 在位時,他不能用自己的特權為家鄉謀取好處。退居林下,作為一位普通的老人,他卻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著一份份濃濃的鄉情:為家鄉達州機場建設、為貧困兒童助學、為川陜革命根據地將帥碑林的籌建捐款捐物,出錢出力,托人幫助家鄉政府解決實際問題。

  他又是一位不徇私情的共產黨人,加之特殊職業養成的不事張揚的個性,讓他始終有所顧忌。正如鄧小平長女一語道破他的父親從不回鄉的真正原因? “不想麻煩別人,也不想被人麻煩。”這種公私分明的黨性原則,讓他的家鄉和族人從未受到過他權力的惠顧,也牽制了他榮歸故里的腳步。

  那次巴中之行不久,他突發腦溢血癱瘓在床,幾乎與外界失去了聯系。人老易思鄉,鄉思如酒,歷久彌濃。在病中,他還一再囑咐兒子代他回鄉看望。2006年7月,為安慰懷舊思鄉的他,家人特地委托豐樂光輝村的支書拍攝了郁家灣的VCD,專程帶到北京醫院病床前。

  祖房前的印盒石,村邊的魚腥河,還有那河中的四十八步石墩,這些永遠抹不去的家兒時記憶,縈繞腦海,伴他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

  渠縣豐樂郁家老屋和印盒石

  他終沒有回到生養他的故鄉,在他缺少溫情的世界里,又多了份永遠的遺憾,也留下家鄉人民和郁氏族人的感慨甚至不解。

  作為從小就知道他的名字,如今對他又多了一份了解的家鄉晚輩,覺得有責任借這個機會將一段塵封的往事告知他的家鄉人民,讓他們知道世上曾經有過這樣一位足以令他們自豪的老鄉和前輩,也請他們理解他那段令人唏噓的家國心路。

  2012年3月,《風云無邊—于桑紀念文集》出版發行

  對于這樣一位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一位真正的共產黨人,作為他的家鄉人,我們應該多一份理解和敬重。我們所求的,只能是他傳奇人生蘊藉的寶貴精神饋贈,記住他的,是他為家鄉歷史書寫的絢爛篇章。

  豐樂場外家猶在,宕渠悠悠入夢來。于桑前輩,天國安息,英魂雄魄,歸去來兮!

  附:祭于桑前輩

  巍巍巴山,浩浩渠水。豐樂場邊,人生伊始。少幼失怙,家貧如洗。篤學沉毅,族鄰稱許。學徒謀生,不堪凌欺。投身紅軍,宣漢矢志。持筆文書,扛槍游擊。轉戰川陜,誓衛根據。北御倭夷,三過草地。火洗血浴, 身負殘疾。九死一生,終抵圣地。進修馬列,堅信主義。勞山擒匪,馳救總理。大荔遣諜,主席無虞。

  建國治亂,巴蜀肅敵。蕩污滌濁,霧都傳奇。中南海內,警衛京機。開辦治安,主持三局。偵破警衛,副部專司。大案屢破,懸疑必倚。 浩劫沖擊,九大重器。連任中委,公安樹旗,大國邦交,護衛竭力。巨孽專案,取證無疑。李震自縊,蒙冤受羈。忠貞無畏,冰釋重起。撥亂反正,沉冤雪洗。建言獻策,國安始立。

  駕鶴西去,領袖電祭。歷史定論,哀榮已極。仁義之人,忠貞之士。無所在乎,總理評語。國事風云,我自特立。人生跌宕,何所畏懼。處世曠達,行事縝密。正氣直言,淡泊名利。共和神探,國安柱砥。德高力強,人皆稱一。翰林余墨,文采郁郁。學海無涯,書香奕奕。位特任殊,使命神密。一生功德,世人少知。

  少小離家,未有歸時。姓名雖改,鄉音不易。同門尊長,祖父常憶。心向往之,二十有余。 資訊杳杳,時空隔離。遍索網絡,盡曉事跡。端詳神貌,似曾相識。未聆尊言,一聲太息。天國太平,毋須竭慮。故土昌榮,不勞掛記。巴山偉屹,渠水不息。革命風范,后人永續。感佩之至,拙筆銘記。文淺情深,長歌當祭。

  郁松敬祭

  原載《風云無邊-于桑紀念文集》,《世界知識出版社》2012年3月第一版

  作者郁松2010年1月于達州紅軍紀念館于桑展板前

【字體: 】【收藏】【復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七仙女试玩